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為逝去的二

2020-09-17 02:37:57


 學校附近一條街上一家接一家的小餐館,都是針對這所大學的學生的。提供
的都是些低價菜,一般的同學聚會,炒土豆絲,涼拌黃瓜,糖炒花生米是大家的
必點菜。晚上,八點多鐘,我在一家找了個座坐下,要了個炒土豆絲,一個花生
米。另要了三個半斤裝的白酒,這天之前,我從來沒一個人喝過酒,也從沒喝過
超過半斤的白酒,可這個時候,我需要多喝點。
  進了飯館半小時之後的事情我全不記得了,等我有記憶,聽到一個聲音說:
「小夥子,起來吧!我們要關門了!」我付著錢說阿姨真是不好意思,影響你們
休息了。踉蹌著出了門,然後下一個小時的記憶又沒了,再有意識,自己已經靠
坐在了路燈桿旁,呆呆看著身前一灘嘔吐物。
  「怎麼回事你!」一個女人報怨的聲音。
  我�頭看,見是楠,她正在給我錘著後背。我笑,說小妞你真漂亮。
  「少貧!到底怎麼回事你們?!」楠沖我吼。
  我抱住她,顫抖著,上下牙幫敲的哆哆作響,我說抱抱我我冷。
  房子裡黑黑的,靜靜的,楠猶豫了一下,說晨應該去醫院了。我站在門口,
呆了呆沒吭聲,又急急的向衛生間跑去。我扒在馬桶上,哦哦的吐著,頭幾乎要
扎進馬桶裡去,楠在身後緩緩敲著我的後背,看著我,一聲不吭。
  我躺在床上,楠坐在床邊看著我,伸手輕輕撫著我的臉。我瞇眼看著她,口
齒不清的說姐姐你跟我說說你的過去好麼,我想要愛上你。這之後我又沒了記憶
,可能是睡過去了,也可能是醉過去了。
  第二天,大清早一醒來我就跑去廁所裡吐,間隔著一直吐,最後吐到幾乎酸
水也沒了,還是要吐,楠沒去學校,一直在照顧著我,勸我去醫院,擦著我額角
的汗,捏我人中,又給我對了糖水,我就喝著接著吐。吐到中午,楠發了火,說
醫院你不想去也得去。
  校醫療室,我躺在病床上,打著點滴。看著天花板。三個病床的屋子裡只有
我一個病號。楠坐在床邊,看著地面,想著心事。
  「姐,跟你講講我初戀的故事吧。」我說。
  「我在初中就交女朋友了,嗯,跟大城市可能不一樣,我們那是個偏僻的小
鎮,初中那會兒交男女朋友,最多就是親個嘴,嗯,我可是連個嘴也沒親到。後
來我考了高中,她考了中專。初中畢業前說好將來要在一起的。我上的那所高中
跟她中專的學校雖然都在一個城市,可由於我們那會兒課特別擠,學生又不讓隨
便出校門,我跟她很少見面,見面後的話題也越來越少。高二那會兒,有天見面
時她說以後別見了。她新交了朋友,同班的。我不死心,成天的缺課去她校門口
堵她,鬧了一個多月。那會兒她學校,我學校的領導都找我談過話,如果不是我
們校長跟我家還有點關係,我那時可能就給開除了。」
  等了一會兒,見我不再說話,楠說:「就這些,很一般麼?你果然是個普通
到渣的小弟弟!」
  我沖她苦笑:「真是不近人情,我那會兒可是連自殺的心也有。」
  她笑,「這麼點小破事就鬧著要死,那我不死一百次了?」
  「哪裡敢跟姐姐比,俺也就是一掉人群人就找不著了的小逼孩。嗯,那時我
可成了全班的笑料,說我是個情聖,全校也沒幾個不認識我。」楠仍是看著我笑
,像是在看一個孩子。我臉一紅,喃喃說:「嗯,現在想來也是,多大的事兒,
也是自己不對,感情這東西要不得勉強的,一味的拿自己對對方的感情去強求對
方,結果只會讓彼此的傷害更深,對誰都不好。」
  「你是說你跟晨?」楠沖我笑。我不說話。楠也不再吭聲,過了會兒,忽的
說:「你以後愛不愛我我不管,我只希望你別太恨我。」
  晚上我跟楠回到我們住的地方。晨裝著圍裙從廚房跑出來,看到我跟楠並排
站在外口,臉一冷,一聲不吭的又轉身鑽進廚房。裡日子過的很快,即使是失戀
的日子。很快又過去了一個週,這段時間,我一個人住這邊,那邊仍是晨跟楠住
一起,晨白天都在學校裡,下了課就不見了人,應該是去了醫院,一般定點在九
點多的時候回合租的地方睡覺。
  分手後我跟晨再沒說過話。其實我也不想這樣的,沒想到當初自己圖一時的
瀟灑結果把舊戀人變成了新仇人。我猶豫過是不是該搬回宿舍裡去住,可最終也
沒下得了那個決心。同學都已經意識到我跟晨應該是分了,只是大家都不好意思
問。我每天都是在餐廳要關門的時候去打飯的,怕在那個地方遇到晨,會讓兩個
人尤其的尷尬,因為分手前每次都是兩個人甜甜蜜蜜一起的。我內心最大的恐懼
是武出院回到學校之後,我實在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受得了他們在我面前親密的樣
子,受不受得了同學們異樣的目光。
  武終於出了院,回了校,也回了屋,跟我倒是沒有勝利者得意樣樣的表情。
武心地確實不錯,在學校裡從不炫富,其實,像他那樣家境的我們這麼大的半大
夥子,很少有人能做到跟他一樣的。武回來後,仍是跟我住一屋,我想過如果武
要跟晨住一屋怎麼辦,想過自己是否有機會跟楠發展,我問過楠幾次,問她跟武
是不是已經正式分了,楠一直不正面答複我。
  武出院後的這段日子,合租屋裡,有時晨與他會嘻笑一番,感覺大部分時候
是晨引導的,彷彿在氣我。班級裡晨還是給足了我這前男友面子,從不與武調情
,有一次在教室裡,晨在畫著靜物素描,武在背後試著伸手撫晨的肩,給她回頭
一瞪,只能尷尬的把手拿開。有時,感覺他們兩人的關係並不像自己最初想像的
那麼親密,懷疑過自己是不是當初誤會了,幾次想開口找晨單獨聊聊,但每次站
在她面前,看著她鄙視的眼神,都退卻了。
  這天週六,我正在屋裡,聽廚房裡楠與武吵了起來,越吵越厲害,馬上就要
動手的樣子,我趕緊跑了過去。見武甩了楠一嘴巴,然後衝出門去,一會兒,又
聽到外面大門的關門聲。我站在廚房門口,看著楠站在那裡,臉上一個紅紅的手
掌印,看向我,似乎想笑一笑,兩行淚卻滾了下去。
  楠走回自己屋子,坐到床上。我走過去問她怎麼回事。過了會兒,楠靜靜說
:「我跟他說了,說我愛上你了。」
  我呆了一會兒,問:「怎麼你一直沒跟武分麼?那晨……你、武、晨三個這
陣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楠不吭聲,過了好陣子時間,問:「你愛我麼?」我冷著臉不吭聲。楠又問
你還愛她麼。我仍是不吭聲。楠又說:「如果晨現在跟你說,她已經不愛你了,
但可以把第一次給你,你要麽?」我不說話。楠又說:「如果晨現在說她還愛你
,只是她的第一次已經給了武,那你還要她麼?」我仍是不說話。
  楠盯著我,我看著門外。過了一會兒,楠開始扒我的褲子,我坐著不動,她
揉我軟軟的雞巴,它沒任何反應,彷彿已經死去了。楠吻我,她的唇很軟,很溫
,很濕,像她的陰瓣。她吻我的耳垂,喃喃說我愛你。我下面的雞巴這時活了過
來,恬不知恥的硬了。
  我問楠有沒有避孕套。楠臉冷下來看我。她盯的我有些慌,我問怎麼了,說
錯話了麼。她冷冷說我檢查過了我沒病。我反應過來,結結巴巴慌忙解釋說我只
是怕她懷孕。楠陰著的臉一下子晴了,像是陰濕的房間裡忽的開了燈,她笑著親
我,誇我真體貼,說事後她會吃避孕藥的,說這是我們的第一次,絕不能套那東
西,她想讓我最真實的操她。楠下面濕的厲害,我的雞巴幾次從她的陰唇間劃過
,楠扭著身子喃喃指導著,我最後終於找著位置。當雞巴進到楠陰道的那個瞬間
,我悶叫了一聲,很難形容那種感覺,腦子裡有就這樣死在她陰道裡的念頭。
  楠仰躺在那裡,看著趴在她身上的我,楠伸手憐惜的摸我的眼角,濕著眼說
小傻子,哭什麼。我吻她,她伸出舌尖,兩個腦袋左右越晃越急,我感覺到楠的
身子熱了起來,像發著四十幾度的高燒。下面的插在她陰道裡的雞巴更像是給點
著了,我試著動了一下,楠輕輕哼了一聲,然後我感覺到她的小胯急速向上挺動
起來,套弄著我的雞巴。
  我把下胯死死抵著楠的,不讓她再動,楠徒勞的努力了一陣子後,睜眼奇怪
的看我。我熱著臉說我快射了,說我不想這麼快射出來。楠看著我不說話。我視
線移開,尷尬的說我是不是很沒用。楠伸手讓我看著她,然後輕輕跟我說:「你
很厲害,你操的我很舒服。」
  楠讓我慢慢來,自己慢慢動,說不用急,我們可以做一整天一整宿。我動了
幾下,慢慢找到了節奏,這時我聽到外屋開門的聲音,有誰進來了。我愣在那裡
,楠說是武,讓我不用理他,說她已經跟他分手了,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呆著還
是不動,說像是兩個人。楠�身在我耳邊喃喃說:「快給我……我要……」
  門口處嘩的一聲響,我震了一下,側頭看去,見晨呆呆站在那裡,腳邊散落
著材料書。我壓在楠身上,側頭看著晨痛苦的表情,身子像給定在那裡,這時楠
下胯挺動起來,重重的喘息,呻吟。
  晨呆呆看著我們,身子向後退,頂到一個男人的懷裡,是武,武也是一言不
發的看著我們,面無表情,又伸手幫我們把門輕輕掩上。
  門掩上的那一刻,楠停了聳動,喘息呻吟聲也猛的消失了,彷彿是唱片機給
忽的拔了電源。其實在看到晨後,楠聳動的最初幾下我就已經射了。
               (04)武
  武是一柄華光盡掩鋒利無比的古劍,有如他襠底的長雞巴,它會在不經意裡
傷到你,穿過陰道直接扎進你的心窩,卻又會在不經意間傷到了自己。
  我跟楠在床上又默聲躺了一會兒,楠起身,披了件衣服,說要去洗洗,髒死
了。我起身,光著髒髒的身子坐在床邊,無聊裡四下打量著屋裡,忽的注意到對
面晨床頭桌上,一個熟悉的相框,不由的走過去,拿了起來,相框裡的我跟晨,
正衝著相框外的我放肆的大笑。
  不知道盯著他們看了多久,這時楠開門進來,她站在門口冷下臉看著我,我
作錯事的孩子般尷尬的把相框放下,又指了指相框,喃喃解釋說剛想起了過去的
一些事情,又說我也不知晨是怎麼想的,可能是忘了把它收起來。
  楠靜靜走到我身前,輕輕摸我的臉,仔細的把上面的水漬全抹去,然後淡淡
說:「別跟我道歉,我會傷心的。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我不介意以前你
愛過誰,我以後會慢慢跟你說我的過去,我要你愛上我。」過了會兒又咬咬牙說
:「只能愛我!」
  過了會兒,楠又說:「我剛跟武商量了一下,晨也答應了,晚上咱們四個一
起坐坐,好好談談。」
  晚上的餐桌會議氣氛相當的融洽,大家平聲靜氣的商量著,當然,更多的是
武跟楠在說,我跟晨大部分時候都低著頭。最後大家都同意還住這邊,誰也不用
走,只是我跟晨換了房間,她睡我原來的床,我睡她的。又彼此說好了,大家朋
友一場,男女間的分分合合也難免,這樣重新組合也很難得,說是分了就要徹底
分了,不能再藕斷絲連,傷了對方的另一半,傷了大家的友誼。
  換了房間後,開始幾天一切都還平靜,教室裡晨仍給了我足夠的尊重,不與
武打情罵俏,夜裡那邊也沒有格外的動靜,我與楠的床並在一起,我搬進的當天
夜裡她在我懷裡,看著我的臉說:「怎麼回事,搬過來跟我住難道不高興麼。」
我擠出一絲笑說當然高興。楠說我逼癢了,操我。我努力了好幾次,雞巴始終沒
法插進去,太軟了,楠用嘴含它,過了近五分鐘它仍是軟在那裡,像是一灘鼻涕
。楠冷臉看著我,放棄了,靜靜挪回自己的那一邊,側過腦袋去,睡了。
  一週後,夜裡,我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楠躺在她自己床上,臉衝另一
邊躺著,不知睡著了沒有。可能是那天我的表現讓楠生氣了,跟我打起了冷戰,
再不主動碰我。這時我忽的聽到隔壁屋裡一聲女孩的尖叫,是晨的聲音,我手哆
嗦了一下,愣在那裡,接著又一聲,聽那邊晨哭著喊:「武,不要了。疼!」
  我一下子從床上彈了下去,向門外跑,跑在門口正要開門,忽的意識到晨已
經跟我沒關係了,手拿著門把手,呆在那裡。屋那邊也不再有聲響,過了一會兒
,轉身低著頭慢慢向回走,見楠正坐在自己床上,點著煙,靜靜的看著我。我木
著腦袋坐回自己的床上,楠移過來,從背後抱著我。
  我手一抖,那邊又傳來晨的一聲尖叫,接著聽晨似乎在哭著說:「武,別了
武……別,別動,疼,疼,裂了……」我第一次體會到這兩間屋的隔音如此的差
,那邊又沒了聲音,我哆嗦著手跟楠要煙。楠不給,說不是都戒一年多了麼,再
抽就戒不了了。我把她嘴裡的煙搶過來,吸了一口,然後低著頭咳嗽。
  又聽那邊晨小聲說著什麼,似乎在說這邊會聽到的什麼的。然後又一陣小聲
的輕呼「疼,疼」。楠在我身後,抱著我,趴在我耳邊輕輕笑著說:「原來晨今
天才給開的苞呢。」
  我吸著煙不吭聲。楠又悄聲說:「晨現在跟我一樣了呢,是不是呢,你還覺
的她比我高貴麼?」我仍是冷著臉不說話。
  「小武的大雞巴你見過吧,這麼長,這多粗。」楠拿手在我眼前比量著,壓
著聲音說:「他野蠻起來連我都怕他雞巴會戳到我子宮裡去會把我操死呢。」頓
了頓楠又說:「晨的小逼你見過麼?嗯,我見過。」楠又摸我的鼻子,用一根指
頭戳我的鼻孔,說:「才這麼小呢!」又嘻嘻的笑:「真想看看啊,那麼粗的雞
巴是怎麼插進去的呢?」
  我伸過手拿過楠的煙盒,又點上支煙,一年多沒抽了,抽了一支腦袋便有些
暈。手一抖,那邊晨又輕叫一聲,接著是床板的搖晃聲,又聽晨又小聲的咕噥什
麼,忽的啊的又叫了一聲,卻是變了聲調,隔了一會兒,哦的又喘了一聲。一直
沒聽到武說話。
  「給操出感覺了呢!」楠趴在我耳朵邊繼續輕聲嘻笑著說:「真是個小騷貨
!」又跟我解釋說:「弟弟,你不知道吧,一般來說,女人第一次除了疼很難來
感覺的。」
  那邊床晃動的越來越急,又傳來武的喘息聲,讓我想到他在運動會上像一隻
獵豹一般跑著二百米的那個時候。晨細細的喘息裡夾雜著唔唔類似貓叫的聲響,
像是馬上就要喘不上氣來。
  這時晨又叫了一聲,接著呻吟著似乎在說武我怕,要武輕點慢點。武仍是一
聲不吭,那邊他的喘息聲,晨的求饒聲,以及那操逼特有聲音迴盪在黑夜裡。
  那邊終於靜了下來,黑暗裡,我又點上一支煙,身子已經不再抖了。
  楠仍是抱著我,提高音量,似乎在說給隔壁屋裡的人聽:「老公,你今天知
道她有多騷了吧,有些女人就會裝的呢,典型一騷逼,卻整天裝著跟個天使一樣
!第一次就給操洩了。這以後一根雞巴哪能夠,看來哪一天要給武戴綠帽子了!
哼,真清純!清純的騷貨!」
  那邊一點動靜也無,楠摸著我耳垂粘粘的又說:「老公!他們完了咱們來吧
,剛才讓那騷貨吵得我癢的不行呢!」我不動,繼續吸著煙。楠一邊扒我的睡衣
一邊又嬌聲說:「老公!還生氣呢,為一個小婊……」
  我猛的把楠甩開,回過身,紅著眼,舉著手要扇她,卻愣在那裡。屋裡談談
的光線下,楠靜靜仰臉看著我,臉上一片木然,鋪滿著淚。
  我坐在床邊,楠坐在床上,都不說話,這個姿勢一直保持到近天亮,這時那
邊又傳來晨的尖叫聲,尖叫著喊「不要」。尖叫聲接連不斷,夾雜著敲打的聲間
,像是回到那天雨裡那個小屋,要被拖著去輪姦。武仍是一點聲音沒有,響起衣
服碎裂的聲音,隨著衣服的碎裂聲,晨越叫越響,嗓子似乎要啞了,我靜靜的坐
在那裡,努力的壓抑著衝過去的衝動。又一聲尖叫後,晨忽的撕裂般的痛哭出聲
,然後,那邊衣服撕扯的聲音消失了,只剩下哭泣聲,過了一陣子,又是抽泣聲
,最後,抽泣聲也沒了。
  世界又沈寂了下來。
  早晨,楠已經走了很久,我拖到很晚聽到又一聲關門聲,確定隔壁屋裡的人
也走了後才去衛生間洗漱。打開門,晨在裡面,開門的瞬間,我愣在那裡,她顫
抖了一下,回過身,口裡含著牙膏的白沫,眼眶發黑。我正要關門走開,見晨已
向裡挪了挪。
  我木著臉靜靜的刷著牙,聞著晨身上特有的氣息,忽的想到去爬山的那個清
晨,相同的地方,我們一起洗漱那甜蜜的感覺,心裡不由一酸,眼濕了起來,忙
咳嗽一聲,靜了靜,把眼裡要湧出的淚壓了下去。這時聽到身邊輕輕的抽泣聲,
越來越響,我側過臉看,見晨低頭看著水籠頭,眼淚如自來水一般在臉上淌著,
又忽的腳一軟,坐到了地上,把頭埋在胳膊裡,撕心裂肺的哭起來。我拿著牙刷
站在那裡,靜靜看著她。過了好一會兒,晨仍是哭個不停,我仍是看著她,最後
,把嘴裡的白沫輕輕吞了下去,回過身,開門出了衛生間。
  這天,晨與武都沒去教室。又接連三天沒去,這幾天裡,好在夜裡那邊靜靜
的倒是沒再傳出聲響,我與楠也一直相敬如賓的各睡各的床。這幾天楠根本不跟
我說話,有天夜裡,半夜醒來,我聽她在夢裡哭。
  建築系,總體來說,也歸於半個藝術範疇,課安排的比較鬆,另外,經常會
一個月半個月的時間沒別的課只是作方案設計。有些課,例如美術課,老師一般
交待一下作業任務便走開了,也根本不管到了多少人。
  同學們大多都意識到我、武、晨之間的事情,小心翼翼的在我面前從不提武
跟晨,每天我在教室裡木然的擺弄著平面圖、效果圖的時候,腦子裡盤旋著的卻
是武在屋子裡如何五花八門的操著晨。這幾天,我幾乎煙不離手,一直抽到想吐
。第四天,晨與武仍是沒來學校,我終於沒忍住,半途回了我們合租的小屋,過
道裡我猶豫了半天,最後掏出鑰匙,輕輕的打開了門。
  我愣在那裡,客廳裡就在我的面前,晨雙手支地爬在那裡,仰著濕淋淋的腦
袋,雙眼大睜的看著我,像在看著一頭怪獸。晨全身一絲不掛,白白小小的身子
停在空裡,雙腿給武把分在他腰間,雙股間武的雞巴正露出半截,上面集著厚厚
一圈白白的沫子,武面無表情的看著我。晨的小臉慢慢扭曲起來,這時我匆匆的
把門扣上,踉蹌著跑下樓去。
  這天半夜裡,我撲到楠床上要操她,楠有些生氣,掙扎著不讓。我不理,把
她的睡衣撕爛,操了進去,我發了瘋的操她,腦子裡卻是晨的模樣。一會兒,隔
壁那邊也傳來操逼的聲音,在聽到晨的第一聲呻吟的時候,我射了,那麼迅猛,
有力,像是砲彈打出時施加給炮筒的後座力,雞巴給震的麻疼,恍惚裡噴出的精
液把楠的子宮射穿了。
  那邊的喘息呻吟聲此起彼伏,晨的呻吟聲越來越急,我軟著雞巴靜靜的爬在
床上,腦子裡映出那邊的畫面──晨的雙腿給武舉在空裡,兩隻小手支在地上,
給武操著四處爬著。我頭埋在床裡,輕輕的抽泣起來,感覺自己給徹徹底底的擊
敗了羞辱了,我無地自容。
  楠趴在我背上,手插在我頭髮裡,撫摸著我,彷彿知道我的心思,在我耳邊
輕輕安慰說:「武每次都是吃藥的──他爸爸可是藥廠的老總。」楠遞給我一顆
藥讓我吃了,又低下頭輕輕的把我的雞巴含住。
  我把楠抵在兩屋間的木板牆上,嘴裡罵罵咧咧的操她,楠誇張的呻吟尖叫,
晃動著木板。這時,那邊晨的喘息聲越來越近,慢慢清晰可聞,彷彿就在木板的
另一面,木板晃動的更是厲害,我毫不惜力的操著楠,腦子裡盤旋的卻是武把晨
頂在木板上把她往死裡操的畫面。這時,那邊晨忽的叫了一聲,伴著的是巴掌扇
打屁股的聲音,我愣了一下,停在那裡,聽著晨又叫了一聲,又一聲扇打聲,晨
小聲的嚷著說你幹什麼。接著那邊操逼的聲音又響起來,間隔著拍擊聲不斷,晨
又埋怨了幾聲,便不再說話,只是喘息呻吟著,隨著那聲拍打,又輕輕的哦的一
聲。
  「打我!」楠扭頭沖我說。
  從這天後,晨與武白天開始去學校了,不過,我們兩邊似乎達成了默契,每
天幾乎同一個時間點,木板牆的兩邊,我與武各自操著對方的前女友。楠來月事
的那幾天同是如此──楠讓我操她的肛門。對面的聲音也是幾乎一天不斷,不知
道晨來沒來過月經,是不是哪一天武也在操著她的屁眼。
  這些天裡由於恐懼於見到教室裡晨與武親密的樣子,學校裡我大部分時候都
在校園裡四處漫逛,恍惚裡經常會走到操場邊那個角落,那個我跟晨約會、分手
的地方,看著遠處球場上幾個穿著不同國家球服的半大小子嘻鬧的搶著球。每天
裡我都在想著是不是該搬離那個屋子,是不是該離開這個學校,是不是該遠離這
個城市,可第二天的劇情仍在重複著。
  這天,晚上,一個小酒館裡,跟幾個要好的同學一起喝酒,他們大部分都是
我的宿友。大家罵著國家制度,聊著國際體育,談著古今的人物,說著誰誰誰的
女人,喝到快結束的時候,帶著醉意一個同學忽的說起晨,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笑笑說人家結婚都有離的呢,分分合合不都是很正常的事。
  大家喝的都有些高,都沒注意到我臉色有多難看,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一個
說我們私下裡都說你們呢。又指著另一個同學,說不信你問虎子,他說全世界的
烏鴉都成白色的了你們也不可能分,還拿雞巴跟我們打賭來著。他又說:「虎子
!趕緊的!把雞巴割了!」一個說你小子,咱們班上男男女女就組了你們倆這一
對,每天看你們在教室裡打情罵俏的樣子,可不知要妒嫉死多少人!轉口又說:
「不過,方,坦白講,我跟我那位還是託你們福,是你們倆讓我當初有了要找對
象的衝動。」
  這時一個又問:「吉它練的怎麼樣了老方?」我仍是笑,說多少日子沒彈過
了,都不會彈了。
  「說的好像你會彈過一樣」
  這時另一個嚷了一聲,接著說:「那陣子,全宿舍數你彈的最爛,還成天的
跟晨你唱我合的,害胖子那陣子沒一點食慾,幾天裡便瘦了好幾斤!」
  「對了方子,聽他們說,怎麼你還跟武住一起?你有病啊!他搶了你馬子,
你不弄死他就算了,可怎麼還跟他們住一起?你變態啊。」
  「老劉,你怎麼能這麼說呢,老方也不吃虧呀,武以前那馬子比晨漂亮多了
呢,那可是英語系的系花呢。」
  「老劉!老孫!」另一個看著我的臉色喊他們:「行了啊!你們喝醉了!」
緩了緩語氣他衝著我說:「方子,願意的話就回來住吧。兄弟們都想著你呢。跟
我們這幾個老光棍一起,打打保皇打打夠級,無憂無慮的多爽……再說了,你這
老不回來,咱這周舍長都不知怎麼跟上面交待了。」
  日子依舊一天一天的過去,這天我在教學樓的一角樹下,一個人抽著煙,無
聊的看著遠處幾個老人在打著無聊的太極拳。這處地方很少有人經過,大部分時
候我都來這邊抽煙。
  這時,幾個人來到我前面不遠處樹下,開始的時候並沒在意,過了會兒他們
聊了起來,他們一說話,我就愣在那裡──他們正是那天山上輪姦楠的那些人,
我正呆看著他們,發現武正被那些人夾在中間,跟他們商量著什麼,然後從背包
裡掏出幾沓子錢,交到那個精瘦的男人手裡,又跟他們說了幾句什麼,就匆匆先
走開了。
  待那些人走後我腦子一片混淆,不斷重複著那個小屋裡的事情,想著當天武
是怎麼一遍又一遍的求我跟晨陪他和楠去爬山,即使知道那天可能有雨。想著武
那麼壯的身子,給兩個矮他一頭的人輕鬆的就制住,想著那些人輪姦楠的時候,
武明明如何也掙扎不開,可當他們想姦晨的時候,他卻輕易的一下子把兩個人都
擺脫了。想著操場上他給那幫人的那一沓錢,想著那濃眉如果新密的拍著武的肩
膀。
  「那天,從頭到尾都是武導演的一場戲!!」
  這個念頭一下子把我炸呆在原地。又想起楠哭泣的臉,我又產生一個念頭:
「武並不愛楠!他愛她就不會為了得到別的女人找人輪姦她!他根本沒把楠當自
己的女朋友,他只是在玩弄她!……他也不愛晨!!他一切的目的就是想得到晨
的身體!!玩弄她!!」這一刻,我人生第一次體會到那種恨得要把牙咬碎的感
覺。
  我不顧楠的拉拽,衝進武跟晨的屋子,也不說話,上前一拳打在武臉上,把
他打倒在床。又上前用腳踹他。武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任我打任我踹。晨剛開始
呆在那裡,又尖叫著撲上去拉我,讓我甩開,她又撲到武身上,護著他,沖我大
喊「你瘋了?!你要幹什麼?!」
  我全身顫抖著的指著武大吼:「你問他!!!」
  晨回頭看武,武嘴角淌著血,一聲不吭,臉無表情的看著晨,嘴角一裂,衝
晨擠出一絲微笑。見武不說話,晨又回頭看我。
  「那天山上,輪姦楠的那些人是他花錢僱的!!他故意讓他們不痛不癢的捅
他一下,讓你感激他,他這麼做都是為了要騙得你的身子!」
  晨一時呆在那裡,過了半晌,回頭看著武,顫聲問:「是麼?」
  武伸手撫著晨的長髮,眼裡閃著光,柔聲說:「晨,我愛你。我願意為你去
死。」
  晨呆呆的看著武,忽的轉回頭,非常肯定的沖我說:「不會的!武不是那樣
的人!!」
  我急急的說我親眼看到了,武跟那些人在一起,武給他們錢。晨又回頭看武
,武仍是不說話。這時站在門口的楠說:「方,是你誤會了。武給他們錢是因為
我。前陣了那些人到學校找到我,讓我給他們十萬塊錢,說如果不給的話,就把
我讓人輪姦過的事跟學校裡所有的人說。我沒錢,只好找武幫我。」
  我愣在那裡,看看晨,又看看武,再看楠,他們也都看著我,像是在看一個
傻瓜,過了會兒,我像隻木偶一樣木木的轉回身,走出門。
               (05)慾
  據說,人的一生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慾望得不到滿足的煎熬,另一部分
是慾望得到滿足後的無趣。
  從那天之後,我便像是一具死屍一般的活著,學校裡什麼活動也不參加,教
室也很少去,同學聚會也都推脫著有事。再沒跟武、晨說過一句話,跟楠除了操
逼幾乎沒別的交流,對隔壁的操逼也漸漸麻木,彷彿被武操的嗷嗷大叫的不是自
己前不久說聲「雞巴」要臉紅半天連奶子也不讓看不讓摸二十多年守身如玉的女
朋友,而只是個一毛錢可以操三回的站街婊子。
  這一陣子武在省城有比賽。晨也給武的媽媽叫去家裡住了,有一個多週那邊
屋都是空著的。這天夜裡操過楠後,我一會兒便睡著了。不知夜裡幾點,被一陣
哭泣聲吵醒,感覺自己正給一個柔軟的身子在後面抱著,迷迷糊糊的一開始以為
是楠,感覺著那身子,呆了一下,心臟像給針扎了一下,意識到抱著自己哭的人
是晨,心想著她不是還在武家裡麼,也不知她是怎麼進來的,想著武現在應該還
在省城吧,晨半夜跑到我這邊武又知道不知道呢。我瞇開眼,看楠的床是空的。
  我轉過身看晨,愣在那裡,些許的光線下,見晨長髮披散著,嘴唇開裂,眼
眶凹陷,臉上披滿著淚水像是剛給潑上過一臉盆的水。我看著她,想跟她說些安
慰的話,問她誰把她搞成這樣,嘴卻像是給粘住了。晨認真的看著我,伸手摸我
的下巴,摸我的嘴唇,摸我的鼻子,摸我的眉毛,摸我的額頭,摸完後雙手捧著
我的臉,又定定的端詳開。
  我咧咧嘴想對她笑笑,剛笑了一下,兩行淚卻不爭氣的淌了下去。
  晨湊過臉來,仔細的舔舐著我臉上的淚。我呆呆一動不動,任晨舔著我的臉
,感覺著她嘴唇的熾熱,忽的猛的一翻身,把晨壓在身下,伸手脫她的睡褲。晨
掙扎著扭動著,慢慢身子越來越熱,終於停了掙扎,任我脫了她的內褲。當我的
雞巴剛頂上她的陰唇,晨身子觸電了般的抖了一下,然後猛的把我推開,跳到地
上,也不拿自己的內褲、睡褲,光著下身踉蹌著跑出去了。
  又過了幾天,武從省裡回來。週末,武提議四個人一起作晚飯。一起在廚房
裡忙的時候,我一直聽到「嗡嗡」的非常古怪的聲音,當時也沒在意。晚飯在武
他們屋吃的,一張矮桌架在兩張床之間,我跟楠坐在我原來的床上,武和晨坐在
武的床上。剛吃了幾口,武說忘買酒了。武跟楠出去買酒的當口,我跟晨對坐著
,不說話,也不看對方,我四下瞅著,忽的意識到那次進屋時晨跟武的兩張床也
是分開的,並沒像我跟楠一樣拱在一起。我坐著自己原來的床上,看著自己原來
的床頭櫃上擺著晨的小物件。
  屋子很靜,那陣「嗡嗡」漸覺剌耳,皺著眉,我四下看看,最後落到晨身上
。我問她聽沒聽到,哪裡有怪怪的聲音。晨紅著臉,低著頭,不說話。我討了個
沒趣,也不再問。又過了一會兒,楠與武仍是沒回來,想跟晨聊點什麼,張開嘴
後,發覺除了些陳芝麻亂穀子的事情,我跟晨似乎已經沒了共同的話題,便閉了
嘴。無聊之下,我隨手拿起晨床邊的書,晨伸手似乎想阻止,伸到半途落下了,
我翻了幾下,從書裡落下一張紙,撿起來發覺不是紙,是張照片,皺皺巴巴的,
給透明膠膠著,感覺裡曾給撕成了十幾塊。我跟晨分隔在兩塊在照片裡衝著我放
肆的大笑。
  我眼神離開相片,�頭看晨,見她正在看著我,我沖她笑笑,說喜歡的話我
那邊那張可以給你,還是完好的。停了停我笑笑又說:「我可從來沒想過毀掉或
是扔了它。」晨呆了一下,低下頭,過了會兒又靜靜的解釋說:「不是我撕的。」
  楠與武回來,大家一起吃飯喝酒,武這天的話特別多,跟兩個女孩開著玩笑
,跟她們說著我跟他關係非常鐵的日子裡,我們之間的片言碎事,又講他們這次
在省裡籃球賽的趣事,不時的跟我碰杯,彷彿回到了過去,彷彿我沒操過他的女
人,他也沒給我的女友開過苞。喝到最後,除了晨,大家都有些醉,武講了個黃
段子,不好笑,他自己乾笑了幾聲,忽的又住了口,沈默起來。我奇怪的�頭看
他,見他在哭。
  我忙低下頭,感覺無意看到了人家的醜態,頗為不好意思。
  「方!」武醉紅著臉忽的大聲說:「我這輩子只愛過晨!無論她變成什麼樣
子,我都會全心全意的愛她一輩子!我如果變心我就把自己給閹了!!」隔了會
又問:「你呢?」
  我皺著眉側頭看了眼楠,見她只是默然玩弄著自己的手指,似乎並不介意武
「只愛過晨」的話。我猶豫著不說。
  武盯著我又問:「你呢?」
  我說:「我只愛愛我的人。」
  武愣了半天,問我什麼意思。我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就是隨便說
說。武愣了一下,然後大笑。我也隨著輕輕的笑。
  過了會兒,大家都不再說話,我皺皺眉問:「你們都沒覺得家裡有嗡嗡的聲
音麼,怪討厭的。」
  武看著我,說你想知道是什麼麼?我呆了一下,說什麼啊。武說我拿出來給
你看看吧。我感覺著武的語氣有些古怪,沒應聲,側頭看楠,見她仍在玩著手指
,又看晨,見她低著頭,感覺都要把臉塞進乳房裡去了。這時武也不等我應聲,
去掀晨的裙子,晨死死的把著裙邊不讓他掀。武在晨耳邊說了什麼,晨猶豫了一
會兒,把手鬆開,任武把裙子掀起,又在武的示意下把雙腿慢慢的張開。
  我雙眼定定的看著晨的胯間,只覺口乾舌燥。這之前我從來沒看到過晨的陰
部,只在一次花前月下匆匆摸過一次,知道晨的陰毛非常的密。可這時面前的陰
部白嘩嘩的一片,陰戶高高隆起,像在沙漠裡隆起一個小土丘。小土丘頂部裂著
一條縫,縫間已有些發黑,顯然是經常作愛造成的,縫間夾著一條細細的白線,
武伸手把那縫輕輕掰開,露出裡面鮮紅的肉瓤。我伸手摸著桌子去拿自己的酒杯
。武伸出另一隻手的食指,在那裂縫上沿的小豆豆上輕輕撫了一下,晨身子猛的
抖了一下,把腿猛的夾緊,不讓武繼續摸它,皺著眉瞪武,顯然是生氣了。武在
她耳邊又說了什麼,晨終於再次把腿打開,讓武拽著白線從她的肉縫裡拖出一個
濕淋淋白色的橢圓小球,燈光下晶瑩奪目,小球旋著震動著,發出嗡嗡的聲音。
武把小球放到嘴裡,看著晨,細細的舔著。我也把目光從晨的小逼處拿開,�了
視線看晨的臉,發現晨滿臉羞紅,正斜眼盯著我,與我的眼神相碰之後,又匆匆
的躲開。我拿起酒杯大口的喝著啤酒。
  當天晚上,沈默了近半個月的戰火再次燃起,那邊晨如貓一般的嚀叫聲不時
響起。我腦子裡閃現著晨那發黑的濕淋淋的肉縫,給一根粗壯的雞巴撐的幾乎要
開裂開,鮮紅的肉瓤給雞巴拉出又帶進,在雞巴上集著愈來愈多的白沫。我雞巴
硬的跟石頭一般,瘋了似的操著楠,楠這天晚上心情顯然非常的差,故意緊閉著
嘴一聲不吭,可這時我早就不是那個處男的我,在一陣的手摸雞巴操之下,楠漸
漸也瘋了起來,�胯應挺起來,伸手把我的頭拉過去,急促著喘息著,在我的臉
上四處親吻著,又吻我的脖子,吻我的肩膀。
  楠忽的下胯急速抖動起來,嘴從我的肩膀微微�起,急促的輕叫著,不斷重
複著「快!」,忽的下胯大幅度的抖動了幾下,張嘴狠狠咬在我的肩上。那邊不
知什麼時候比我們早些停了火,屋子裡一片寂靜,楠終於張嘴鬆開我的肩膀,躺
回床上,靜靜的躺在那裡。我看向她的臉,呆了一呆,心裡一疼,低頭輕輕舔舐
著她臉上的淚水。
  這之後的幾天,學校裡,我跟楠瘋狂的作愛,除了校長室,我們偷偷摸摸幾
乎作遍了學校裡的每個無人的角落。體育場的觀眾席上,樹林間的長椅上,盛開
的花叢間,樓梯的拐角,無人的教室……每次做完之後,楠都看著我靜靜的補充
一句:「晨跟武也在這個地方這樣作過。」
  這天晚上,我們從側門悄悄溜進一處大堂,在大堂要上樓梯的轉角處,楠指
著一個扶手甜甜說:「老公,我自慰給你看吧?」我皺皺眉,不吭聲,端詳那個
扶手,其實就是一個鋼柱上連著一個拳頭大小的一個金屬的圓球,到腰的高度。
  楠撩起裙子,裙下並沒有內褲,她踮著腳慢慢跨上去,我忽的口乾起來,看
著楠坐在那拳頭大小的圓球上,讓陰口罩著球的頂尖,喘息著坐下去,圓球給肉
逼吞進了三分之一,楠怎麼努力再也下不去。楠額上出了汗,目光從圓球上移開
,奇怪的看著我,彷彿是我給那個鋼球作過手腳。楠看著我喃喃又說:「晨都能
坐下去,我不該坐不下的啊。」
  楠從球上下來,皺著眉,專注的盯著鋼球,彷彿在心裡作著公式演算。過了
一會兒,低下頭,衝球頂輕呸了一口,落上幾滴唾沫,想了想,轉身看向我,說
老公,把雞巴掏給我看看好麼?
  楠蹲在我面前,小嘴含住雞巴頭,右手擼動雞巴桿。過了幾分鐘,我身子猛
的抖了幾抖,幾股的精液全射進楠嘴裡。楠把嘴移到圓球上方,把嘴裡的精液吐
在上面,輕塗了幾下,然後撩著裙子踮著腳再次坐了上去,一會兒肉唇便罩進半
個球,楠喘息著屁股左右扭了幾下,終於把整個球坐了上去,腳掌全踩到了地上
,楠長長的呻吟了一聲,在寂靜的堂裡蕩起一片迴響。過了一會兒,楠喘息著開
始提胯,幾次努力後,只聽「波」的一聲,肉逼終於把整個鋼球吐出。
  楠盯著我,喘息著,身子在鋼球上不斷的起落,越來越快。最後幾個急聳後
,頭埋在胸口上,彷彿已經給戳死在鋼柱上。過了半天,楠終於能動,踮腳從上
面下來,盯著我的眼說:「那球太大了。搞的我難受死了。」過了會又說:「沒
想到晨的小逼現在都能撐到這麼大了。」又說:「老公,你的雞巴現在已經操不
動晨了。」
  第二天,我跟著楠來到我們建築系教學樓樓側的一個樓梯,這個樓梯上下的
人並不多。在五層與六屋下段的台階處,楠彎著腰,撅著屁股,手搭在地上,輕
輕說:「操吧。」又說:「慢慢的,注意聽著,別有人來。」我拉開褲鏈,把雞
巴掏了出來,把楠的裙子掀到腰間,慢慢的操了進去,發覺她下面已經濕的厲害
。操了沒多會兒,上面就傳來腳步聲,楠忙的直起腰,抱著我用身子護住我的雞
巴,讓我吻她,等那人終於下去了,急急的又彎腰下去。這樣幾次後,我有些急
燥,開始不管不顧的大抽大送起來,結果讓同級鄰班的一個女生撞了個滿懷。
  那女生紅著臉匆匆走後,楠說:「昨天武在這裡折騰了晨整個下午。估計撞
見過不少你的同學。」
  過了幾天,夜裡,我跟楠躲在教學樓一角落裡,在守衛檢查完後,開門溜進
我們的教室。楠坐在講桌上,衝著學生方向,大張著雙腿,伸手扒開肉縫,柔聲
說:「老公,舔我。」
  等我的頭從她胯間提起來,楠把桌子上老師的講棍遞給我,說你聞聞。我聞
了一下,一陣的腥騷味。楠又說:「你舔舔。」我看著她不動。她解釋說:「昨
晚晨在這個地方用它自慰過。」我站著還是不動,楠瞪了我一眼,撅著小嘴把我
手裡的棍子拿了過去,說:「老公,我給你演示一下,昨晚晨是怎麼用它自慰的
。」說完拿著棍子的一端,讓棍子的中段貼在自己濕濕的肉縫裡,慢慢的劃動開。
  楠把我領到晨的製圖桌前,讓我站好,她則慢慢的跪在我面前,輕輕的把我
褲鏈拉開,掏出雞巴,含舔了幾番後,仰頭看著我的眼,說:「武讓晨這樣給他
舔了半個小時,說這樣的話,白天裡她在這個地方做設計的時候,才會無時無刻
不想著他的雞巴。」又把手搭在晨的桌子上趴著,撅著屁股,回頭說:「操我。
」我冷著臉操她。楠喘息著說,武這樣操了晨近一個小時,直到她要站不住了為
止。我不吭聲,繼續狠狠的操她。
  楠癱倒在地上,輕輕的籲著氣,盯著我濕濕的仍是鋼硬如鐵的雞巴,又仰頭
看我,一臉汗水,說:「你剛才的狀態能跟武鬥一鬥。」過了會兒又說:「老公
,你技術越來越好了。」接著又說:「昨晚武先後吃了四片藥,在這裡每個地方
各種姿勢操了晨整整一宿,最後晨都睡著了還在挨操。」
  又過了兩天,午後,實驗的一間男生廁所,其中的一個隔柵裡。我站在那裡
,張大嘴,輕輕的籲著氣,楠跪在我胯前,細細舔弄著我的雞巴,一邊舔著,一
邊仰頭看我的眼。過了一會兒,慢慢起身,趴在我耳邊輕輕的說:「那邊有個洞
,你看那邊,晨正在舔武的雞巴。」說著又跪了下去,把我把雞巴含在嘴裡。我
站著不動,猶豫著,楠也不催,仍是仰頭笑著看我。
  我從木隔板的洞口向另一邊看去,呆了一下,果然,見晨正跪在武的胯間,
一邊含弄著武的雞巴一邊用手指我們這一邊,意思是我們這邊有人。武搖搖頭,
指著雞巴根處的兩隻蛋,意思是讓晨含上,晨呆了一會兒,縮回手,把頭伸到武
胯下,仰頭慢慢的把武的龜蛋含到嘴裡,輕聲的吮吸起來。武輕輕的喘息著,伸
手輕輕摸晨的耳垂,像是在摸著一隻聽話的小獅子狗。晨睜開眼,與武對視著,
一邊吮吸著一邊彷彿在感受著武的愉悅,瞇起眼輕輕微笑了起來。
  看著那脹紅的小臉討好的微笑,我心一痛,正要從洞處挪開,這時,武示意
晨起身,讓她趴在馬桶上,把她的裙子撩到腰上,找著位置,眼看著洞口,然後
把腰向前猛的一挺!晨「唔」的一聲,慌亂的伸手去捂自己的嘴。武一刻不停的
大進大出的操著晨,男生廁所裡迴盪起拍拍的聲響,這時晨扭頭看武,臉上一片
驚慌,壓著聲音急急的說:「讓人聽見!」
  我把楠按在馬桶上,從後面大力的操著。這時那邊聲音忽的消失了,我一邊
操著楠,一邊盯著那個小洞,看那邊現出黑白分明的一隻眼,接著它猛的移開,
同時那邊傳來晨的驚叫聲。隔了一會兒,那隻眼又現在洞口處,眨動著,長時間
盯著這邊。我把楠的身子壓低,讓她的屁股更挺,讓那隻小眼能更清楚的看到我
的雞巴把楠的逼肉慢慢的操進又慢的拖出。
  我們的對峙越來越烈。我覺得那個時候,我們四個都瘋了。
  這天早晨,我併腿仰坐在馬桶上,楠兩腿張著跨在我腿兩側,裸著身子,身
子在我雞巴上上下聳動著。這時,從門縫那邊現出一個小腦袋,是晨,她眼直直
盯著我跟楠的生殖器的交連處,過了一會兒,門縫給打開了一下,晨似乎給誰在
後面推了一下,身子向裡傾來,她用手支著門框,平衡著身子,這個時候,她的
整個腦袋都在門的裡面,看著我們,忽的身子向前晃了一下,眼一閉,呻吟了一
聲,接著身子劇烈的晃動起來,喘息聲也越來越急,門外的「啪啪」的聲音越來
越響,從晨身後又伸出兩隻手,罩在了晨的兩隻乳房上,揉著。晨紅透了小臉,
與我對視著,眼裡彷彿有萬千柔情。
  第二天,我正睡的迷迷糊糊,楠喊我起來,說毛片開演了呢。把我領到衛生
間門口,打開門,衛生間裡武跟晨正用昨天我跟楠的姿勢作著,看到我出現在門
口,晨也不驚慌,似乎知道我會出現。晨跨在武腿兩邊,由於她個頭比較矮,武
兩腿並在一起也特別的寬,晨踮著腿,身子非常艱難的起伏著,一邊安詳的看著
我,又伸手到胯間,去揉逼口處的小豆。
  武一邊操著,一邊把晨慢慢的端了起來,端操著晨走到門口,站在我面前,
看著我,開始加速向上挺送,晨喘息著呻吟著,臉紅的通透,瞇著眼看我。我木
然看著他們,腦子裡一片空白,像是孤零一人站在一處渺無人煙的荒野裡,一種
已被整個世界遺棄的感覺在那一瞬那充斥了整個腦殼,視線越來越模糊,眼前終
於一道水簾落下,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耳朵裡聽到晨的尖叫聲,撕著嗓子讓武
停下。
  我有過很長一段時間,懷疑我到底是不是父母親生的,這個懷疑並不是因為
父母待我不好,只是因為從兒時起就跟他們有很強的生疏感,包括大我六歲的姐
姐。生命裡遇到喜悅,或是撞到悲傷,或是邂逅苦悶,想要把這些東西找個人分
享或傾訴的時候,想的從來不會是父母或者姐姐。記憶裡兒時的我都是一個人在
玩,經常玩的一個遊戲是,左手拿一粗一點的棍子,右手拿細一點的棍子,幻想
著粗的棍子是惡魔,細的棍子是大俠,然後讓兩個互擊一陣,表示兩人在搏鬥,
最後用腳把粗棍子踩折,證明正義最終戰勝了邪惡。
  這天裡,我在城市裡隨意的換乘著公交車,車裡聽著周圍乘客的閒言碎語,
感受著窗外陽光的溫度,傾著身子仰頭看頭頂的天,想像著如果在上面三千米高
的地方看現在的自己,最多只能是圖畫裡的一個小點點,這個點對於這個世界的
圖畫而言,毫無意義。我來到城市另一端的另一所高校,我那高中同桌不在,他
的捨友說他回老家了,可能明天回來。我又接著在城市裡四處遊逛起來,看著街
道上人來人往,一片繁華景色,對我而言,卻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東西。
  夜裡,路燈下,踩著自己的影子,一個人慢慢走著。拔拉著手指頭默默算著
,算著如果自己這一刻就此死去的話,有幾個人會真心為我難過,想著到時晨會
麼,楠會麼。而十年後的這一天,誰又會在我的墳前擺上一束野花,那個人會是
晨麼,還是楠?這樣想著想著慢慢又濕了眼,看著路燈暗暗說,其實,你是一個
只會自悲自憐的懦夫,這樣的人真不配活在如此精彩的一個世界裡。
  我買了幾瓶啤酒,到了學校一處樓房的天台上,站在夜風裡。是這個學校新
建的教學樓,剛投入使用還不到半年,是學校最高的樓房。天台上,一個角落裡
,我一邊喝著酒,一邊抽著煙,一邊想著為什麼自己會來到這個地方。想了半天
,忽的意識到是因為晨,記得這所樓快完工的時候,我們曾說過到時要一起過來
看星星的,結果後來兩個人都忘了這回事。想到我們要來這兒的理由,我不由的
輕輕的笑──或許晨真是想來看星星的,至於我,嘿,我一直堅信乳頭還是比星
星有意義的多。
  我不知道自己最後是睡著的還是醉著的,當我有意識的時候,發覺自己正站
在天台圍欄的外側水泥台上,凝視著下面密密麻麻不停動著的小黑點點,過了會
兒,意識到那是些人頭,應該是我校友的人頭,再過了會兒,耳朵裡又聽到身後
的喊聲,應該是我們系的系主任,正在跟我講著生命的意義,其實,每當他給我
們講人生哲學的時候,我都想操他媽,可我不敢──不敢說,更沒勇氣真操。
  又聽了一會兒,迷迷糊糊終於意識到地下的那些小點點身後的那些有雞巴或
是沒雞巴的人都是來關懷我的,以為我要自殺。可我真的要自殺麼,我愣了半天
怎麼也想不起來,昨夜我是不是有過這個打算。我回過頭跟我的系主任說老師你
誤會了,我並不是想自殺。系主任愣了一下,說你不想自殺的話就下來,別在上
面溜達了好麼,很危險的小夥子。我也呆了一下,忽的意識到自己正在水泥台上
左走幾步,再向右走幾步,不斷引起下面、身後一陣陣的躁動。一想到自己竟然
在這樣的地方不知死活的走著,我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覺得兩腿發軟。忙顫抖
著手去抓欄杆。
  當他們把我拖到安全的地方時,我已經全身癱軟,像鼻涕一樣的粘在了地上
。心裡重複著「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口裡跟系主任重複著「我沒想要自殺的,
你相信我,我真沒想過的」。
  系主任耐著性子說:「我知道我知道,你發高燒呢,別說胡話了,我們送你
去醫院。」
              (06)真相
  我迷迷糊糊覺得有人在摸我,我睜開眼,是楠,看到她的臉,那一剎那的溫
馨像一記左擺拳,重重的擊在了我的靈魂深處,讓我的淚一下子湧了出來,我握
住她的手喃喃說:「楠,對不起,我應該還是沒能愛上你……」
  這時一個女人冷冷的聲音:「你鬆開!耍流氓的話回家找你媽去!!」我定
了定神發覺自己是在病房裡,正抓著護士的手,她在給我換點滴。
  屋裡只剩我們兩人,氣氛有些尷尬。我斜眼偷看著楠,見她又在抖著身子忍
著笑,只覺心裡多如海的苦汁算是沒機會傾訴了。我意興索然的說:「想笑就笑
吧,老憋著對身體不好。」
  楠又憋了一會兒,斜眼看我,眼神裡閃著狡黠的笑意:「愛不上就愛不上唄
,還什麼『對不起』,好像誰還多希罕你一樣!」過了會兒,楠的笑意漸漸消散
,又有些落寞的說:「你不愛我是對的。我確實配不上你去愛。」我愣了一下,
說楠你別老這樣一會熱一會冷的我這還發高燒呢,誰受得了。
  楠說我是認真的。呆了一會兒又說:「出院後去找晨吧,她應該還是愛你的
。」
  我呆呆的看她:「嗯?你說什麼呢?」楠說:「我跟你說些事。」猶豫一會
兒,看著我又說:「聽完了你可以生氣,但不許打我。」我說我打你幹什麼。
  楠低頭沈默了半晌,終於開口說:「我從來就不是武的女朋友。」
  「嗯?」
  楠說:「那天小屋的事確實是導演的。那天小屋裡『輪姦』我的那些人是武
在社會上認識的一些混混。不過,這事不是武導演的。」頓了頓楠說:「是我。」
  我呆呆看著楠,說:「楠,你說什麼?什麼是你?你找人輪姦自己?」
  楠看著我的臉,笑笑說:「對!確實我找的人來輪姦自己。」
  我腦子一陣暈,呆了呆問:「可那天,你不是說那些人是過去跟你要錢的麼
?」
  楠閉著嘴,過了會兒說:「你知道為什麼武家在本市卻一直不回家麼?」頓
了頓嘆了口氣說:「武的家庭你無法想像的呢。你知道麼,武的第一次是給了他
媽媽的。」
  我差點從床上跳起來:「嗯?!親媽麼?」
  楠點點頭說:「武想擺脫他的媽媽,可如果一個女人愛上你了,哪有那麼好
擺脫的。」說完楠沖我意味深長的笑,我沒笑,聽她又說:「所以,武的媽媽知
道武那件事後,就要破壞武與晨的關係。買通那些人讓他們去敲詐武,故意讓你
看到,好讓你知道武跟他們是串通好的了。」
  我呆了呆問:「她直接告訴我或是晨就是行了?」
  「誰知道呢,也許喜歡有心機的人都不喜歡用太直接的方法吧。也許她當時
不想讓武知道是她在搞鬼吧。再說她直接跟你說你會信她麼?」
  我呆了呆:「可能吧。」
  頓了頓楠說:「那天,見你那麼激動,我就替武編了一套說法。」楠輕輕的
笑笑:「你真好騙。」
  我愣愣的看著楠,問:「我還是不太明白,這事怎麼會跟你有關的?你為什
麼要幫武從我手裡搶晨?寧願讓人去輪姦你?」
  楠靜靜看著我,撫著我的手,笑笑說:「傻孩子,我事先允許他們的那就不
叫『輪姦』了。」
  呆了呆,我說:「我還是不太明白。」
  「你不用急,我慢慢跟你說。」
  低頭想了一會兒,楠�頭看著我緩緩說:「你知道麼,我大一的時候當了武
他爸爸近半年的性奴,嗯叫情婦也行。」
  楠楠停下來,過了一會兒,忽的展顏一笑,說:「好了,今天說的是你的事
。嗯,武是個單純的孩子,其實,他們家也就他還算是個正常人。我擺脫武他們
家後,也只跟武有著聯繫,幾個月前吧,有天武找我陪他喝酒,跟我說了他的心
事。他說他進大學的時候遇到一個女孩,他說到那個時候他才知道什麼是愛情,
他說他從第一眼起就愛上她了。嗯,當然,這個女孩就是晨。武試著去追晨,可
他確實不知道怎麼談戀愛,加上受家庭教育的影響,第一次約會就對晨動手動腳
的,摸晨的乳房,小逼,把晨嚇跑了。」
  楠又說:「武其實一直對晨不死心,直到知道你開始跟晨在交往,便徹底放
棄了。知道麼,武真心把你當他朋友,其實,按他的話說,你是他唯一的朋友。
武說除了你,晨無論跟誰交往,他都不會放棄追求晨的。但是武每次跟你們在一
起,看到你們甜蜜的樣子,他都會感到痛苦,武本來以為慢慢他會適應的,實事
卻是相反。武跟我說,說他快瘋了,問我該怎麼辦好。我於是就勸他不要管是誰
的女朋友,只要是他愛的人,就要不擇手段的去爭取。」
  楠笑笑又說:「武是個好孩子,他沒有壞心眼,於是我這個壞女人就給他出
了個餿點子,讓我扮他的女友,幫他搶你的女人。」
  這時我有些緩氣來,明白了些,我問:「武真是真心喜歡晨,而不是貪圖她
的身子的?」
  楠哈的笑了一聲,摸我的臉笑笑說:「小弟弟,你還是不了解武。他打小受
的家庭教育跟你們都不一樣,武對性是很隨便的,他也一點也不把什麼狗屁貞操
當會事兒。我們跟你和晨合住都一個多月才實施這個計劃,你不明白是為什麼?」
  我皺皺眉,實在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楠解釋說:「武知道你很想要晨的第一次。就不想那麼殘忍,想著他把晨奪
過去前,你能要了晨的第一次。所以我們一起幫你,像是在客廳、廚房、陽台、
衛生間作愛讓晨看到一類的事情,想著能激起晨的情慾,讓你能趕緊要了她的身
子,然後,我們才好實施我們的計劃。」我張大嘴看著她。楠有些不悅:「有什
麼好驚訝的!你以為起那麼個大早去衛生間作愛還是個享受的事麼?還不都是為
了你!」楠接著說:「那天早晨我們在衛生間裡做愛讓晨看到後,見你們還是老
樣子。我就逼著武馬上把事辦了,因為我不想陪你們兩個傻瓜玩了──一個寧願
自己晚上偷著在被窩晨摸逼也不明說讓自己男朋友操,另一個呢,自己女朋友騷
的都快滴湯了都不敢撲上去。哎,跟你們玩太累了。」
  我看著楠不說話。楠說:「對!一切都是我的責任,跟武沒有關係。你要恨
,恨我就行了。」
  我呆坐了一會兒,說:「恨你又能怎麼樣,最多就是操死你。可我已經操了
,也操不死你。」楠處子般的臉紅了起來,低頭咬牙掐我的手。
  過了一會兒楠嘆了口氣,說:「其實,咱們四個人,最受傷的是武。他應該
還沒從晨身上得到一絲他想要得到的那種愛。……哎,事情鬧到現在這樣子,其
實你的責任最大!」
  我不屑的說:「感情他給我女朋友開了苞他還受傷了,還成了我的責任了?」
  楠笑,盯著我說:「照照鏡子看你現在的樣子,跟個三歲孩子一樣。」楠又
嘆了口氣:「跟你說吧,其實我們的計劃原本失敗了!」
  我看著楠,不明白她什麼意思。
  楠問:「知道為什麼武當初一直不甘心麼?知道我為什麼要給他定那樣的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3004-0103:21欲女【20】
点击:7308-3000:56想不到一箭双鵰
点击:4405-0103:11沒了才知道什麼叫做沒了
点击:3107-0900:44誘惑姊夫
点击:4508-2800:27人人骑人妻
点击:4508-2901:28晓奇的遭遇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点击:4308-1201:58與林佩瑤的一夜情
点击:4208-2117:35分享我的公交类型女
点击:13102-2815:25对面屋的人妻
点击:9011-2001:30家庭野战
点击:10904-0519:33爱情与友情
点击:7205-0103:12淫蕩的女鄰居1
点击:2904-0300:28小男人
点击:6908-3000:56奇葩事!!94年的小美女主动让我检查尿道!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2909-1509:38一次次的意外让我沉陷嫂子的裙下啊
点击:11602-1002:01被禁锢的欲望
点击:9602-1600:42直播男主角
点击:9812-2117:31妹妹你真好色!
点击:8709-1500:40我和几个女人的事
点击:13101-1314:38直播
点击:21208-3000:57在美国带大陆游客找小姐的趣事
点击:3302-0412:43一夜情情人
点击:8811-0300:33大學最后一年把女友破處了
点击:7308-2901:30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
点击:6508-1501:54新来的女研究生
点击:12406-0100:03霸宠绝美村姑完
点击:1109-1702:38為逝去的三
点击:2203-2200:19妈妈偷看了我的私密日记【完】
為逝去的二,奇迹白色魔法军团坐标,奇迹白色魔法师,奇迹白色魔法师军团,奇迹保湿乳液,奇迹草乳液
奇迹白色魔法军团坐标是一家可在线免费观看高清美剧的中文美剧网,播放速度快,奇迹白色魔法军团坐标热门美剧第一时间更新,美剧迷们最喜欢的中文字幕在线免费观看美剧网站。
TOP反馈